深夜慢读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深夜慢读网 » 刮痧

2018年度短篇小说榜单 | 这一年不可错过的小说在这里

按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一年又要过去了。年初列的计划完成了多少?想追的人有追到吗?2018年的得与失,每个人心中都有个年终盘点。趁着2018年最后这点时光,让我们一起来盘点下年度短篇小说排行榜。

by 阿谷君 


12月永远是个忙忙碌碌又心情复杂的月份,忙着过圣诞节,忙着策划跨年节目,忙着感叹“2018年过得真快”。


说到2018年的得与失,每个人心中都有个年终盘点。阿谷君想带你看看12月23日,中国小说学会主办、兴化市委宣传部盘点的2018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


入选长篇小说榜的作品分别是:


徐怀中的《牵风记》、李洱的《应物兄》、刘醒龙的《黄冈秘卷》、贾平凹的《山本》、刘亮程的《捎话》与陈河的《外苏河之战》共6部作品。


入选中篇小说的作品分别是:


迟子建的《候鸟的勇敢》、王祥夫的《一粒微尘》、林森的《海里岸上》以及兴化本土作家易康的《恶水之桥》等10部作品。


相对于长篇,2018年度全国中短篇小说创作也收获颇丰。知名作家如莫言、麦家纷纷上榜,一大批年轻新锐力量亮相,出现了更年轻的90后作家,如王占黑、慢先生。




趁着2018年最后这点时光,让我们一起来盘点下年度短篇小说排行榜吧~


1

莫言:《等待摩西》

《十月》2018年第一期


原文节选:

柳彼得是我们东北乡资格最老的基督教徒,他孙子柳卫东是我小学同学。我们俩不但同班,而且同桌,虽然也打过几次架,但总体上关系还不错。


柳卫东原名柳摩西,“文革”初起时改成了现名。当时,他不但自己改了名,还建议他爷爷改名为柳爱东。他的建议,换来了他爷爷两个大耳刮子。学校里的红卫兵头头也反对,因为他爷爷是批斗的对象,批斗假洋鬼子柳彼得,感觉上很对路,但如果批斗一个名叫柳爱东的人,就觉得不对劲儿。


2

范小青:《变脸》

《人民文学》2018年第七期



原文节选:

我和我老婆,老夫老妻。


有好多夫妻,有了第三代,互相间就不再以名字相称,而是按着孙辈的叫法来称呼对方,我可以喊她奶奶,或者外婆,她则喊我爷爷、外公。


好多人家都这样。


可惜我们还没有那么老,虽然老夫老妻,但是第三代还没有到来,总不能抢先就喊对方爷爷奶奶吧。

 

3

慢先生:《魔王》

《花城》2018年第六期


 

原文节选:

孙东旭这会已经没妈了,他就这么成了青海省歌舞剧团的孩子。谁家都给他口饭吃,但是没一家邀他住下,毕竟自己也还抹排不开呢。还是老青衣李玉声让他住了下来,李玉声的男人头了在北京的时候就给收拾死了,她在青海自己单过,想着添双筷子添个碗的就能把孙东旭养活大了。可孙东旭不争气呀,他老病。不是矫情,真是往奈何桥上蹿的那么病。李玉声就抱着他去医院,一夜一夜。老李那点破家底儿早就给糟践完了。


4

弋舟:《如在空中,如在水底》

《人民文学》2018年第三期



原文节选:

承受着丧妻之痛的。蒲唯在读岳母来信时发现小玮“立秋”即将来临,忽然想起一场十八年前的约定,他和程小玮打算去山中旅馆等待来自汪泉的信。因为听说邮件意外掉入水里,他 俩都凭着本能在水中打捞了一把,也正因此,蒲唯靠近了那道光。作者借助他们的出行,发现和捕捉到各种联系,一种时间的联系,一种意义的联系,一种观察的联系。在不确定性的等待中,既是此刻与十八年前的交织、碰撞,也是一种逃离和回归。当他们对自己郎些辗转时光驻足回望时,那些生活中的疼和爱,无论是在水底,还是在空中,这一切终将会变为他们亲爱的生活。


5

麦家:《双黄蛋》

《收获》2018年第三期



原文节选:

大河不一定大,小镇笃定是小的。里镇的小又是过于小了,单一条街,弄堂一样窄,长不过一里路,盛不下镇小和镇中联合出动的游行队伍。镇小五个年级,十个班;镇中两个年级,六个班;加上老师,总起来,七八百人,一支大队伍,挤在窄街上,呼口号,浩浩荡荡的样貌,烽火似的,时常吓得天上的麻雀抱头鼠窜,逃进山林;阴沟里的老鼠狗急跳墙,仓皇在街头,运气不好,要被乱脚踏死。老鼠剥了皮是可以吃的,据说比麻雀肉香:主要是肉多。镇上最臭的是人,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破鞋,流氓,臭老九,都臭气熏天的:比烂的尸体要臭。最香的当然是肉,一镬子搭配陈皮香菇的红烧油肉,香气可以从镇东头飘到西边。


6

张楚:《中年妇女恋爱史》

《收获》2018年第二期


 

原文节选:

无疑,茉莉是班上最细的女生,也是最白的女生。她是从清河镇考到县城来的,可一点不像个乡下姑娘。冬天裹件细腰桃红假羊绒大衣,袖口磨起了球,在一群灰头土脸的学生当中晃着,像株没发育好的樱花树。


高宝宝对茉莉说,你有些驼背呢。茉莉哼了声,用手捂住他的嘴。他身上总有种雪花膏的味道,如果没猜错,大抵偷偷搽了他母亲的“郁美净”。


7

夜子:《旧铁轨》

《十月》2018年第五期

 


原文节选:

当时,他正光着膀子在单位附近的路边吃烧烤,和几个哥们喝得酒兴正浓。贾姗姗说,我被拘留了,河东车站派出所,你来保我。


潘金程骂了句,妈的!


贾姗姗又说,拿五千块钱来。


潘金程气急败坏地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扔,给自己倒了满满一大杯啤酒,啤酒呼呼地往外冒着,流到桌子上,他闷头一口气喝光,接着又倒了一杯,又光了。刘宝说,准是那个绿指甲又惹祸了,你别拿她当个宝了,早就让我上过了,张红也上过。


8

潘军:《泊心堂之约》

《人民文学》2018年第一期



原文节选:

周末牌局是早就约定了的。应局者三男一女,男人们年届六十,女人大约四十五。女人叫林晓雪,是当地有名的京剧演员,工程派青衣。这些年京剧团不景气,除了偶尔被借出去唱两折,这个风韵犹存的女人就像一幅画那样挂在家里——这是老季的话。他是一个画家,专事版画,凡事爱跟画扯到一起。老季叫季春风,年轻时还追过一阵林晓雪,但春风不得意。


9

裘山山:《听一个未亡人讲述》

《青年作家》2018年第一期

 


原文节选:

这次真的避不开了。


前两天在路上遇见过,詹月很远就看到她了,于是迅速遁入路边一家超市,避开了。这回可是碰了个正着。这么频繁的相遇,她是搬回来住了吗?她不是在那边定居了吗?


电梯里,还有好几个人在。詹月和女人之间隔着一个男人,但她们已经看见了彼此,互相点头。詹月先开口说,你回来了?女人回答,回来好几天了。从她的目光看,她并不知道詹月曾躲开她,眼里是久别见面的单纯笑意。毕竟,她们曾经是邻居。


10

秦岭:《天上的后窗口》

《芙蓉》2018年第三期



原文节选:

看天,是看云哩;看云,是看水哩;看水,那才真个是看自个儿的日子哩。你可以不懂天,但不能不懂后窗口。“天上的后窗口。”村里的老话了。天不会告诉你啥时来云下雨,但后窗口能让你晓得水在哪里。从后窗口不光能俯瞰到不远处的水爷庙,还能眺望到咱尖山村所有的边边角角。同样,你无论在村前还是村后,无论在自家屋檐下还是巷道里,只要一仰脖,首先看到的是天,然后是后窗口。





往期回顾:

麦家: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英雄

苏童:一个被欲望摧毁的女人,却成就了一部完美小说

阿来:奈保尔,文学世界的漂流者


文中插图、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著作版权属于原作者,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微信改版啦!

按照下图步骤把 麦家陪你读书 设为 星标

才能在第一时间收到我们的消息

继续一起读书,一起成长哦



————————

欢 迎 分 享 文 章 到 朋 友 圈


▼点击阅读原文打卡,培养爱读书的好习惯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