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慢读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深夜慢读网 » 警句

逾期债务36亿,昔日光伏巨头保壳难,no 作 no die

导读

36.4亿元,是海润光伏最新公布的逾期债务金额。昔日巨头走到今天这步田地,是资本的阴谋,亦是高层的贪婪。


12月26日晚间,海润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润光伏,600401.SH)发布公告称,在股票暂停上市期间,“公司董事会及管理层努力试图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来改善公司的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并争取恢复持续经营的状态,但是上述事项的推进未达预期。”

这句话说的很委婉,在小债(ID:bondreview)看来,可以简单总结成一句话:海润光伏恢复上市希望渺茫。

自海润光伏5月22日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对海润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实施暂停上市的决定》,到现在已经过去半年多了。原以为前战略投资者及原董事长孟广宝的“卷土重来”能为海润光伏恢复上市带来一线生机,但最新公告又让这个希望破灭了。被套的24万散户股民,心里又凉了一大截。

逾期债务36亿,昔日光伏巨头保壳难,no 作 no die

公告截图

1、股权转让不顺,昔日巨头内外交困保壳难

今年8月14日,海润光伏公告,其第一大股东YANG HUAIJIN(杨怀进)与孟广宝旗下公司华君实业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后者受让杨怀进所持海润光伏6.61%股权,交易作价为2.72亿元。

小债拿起计算器一算,按照这个比例,海润光伏大概只值41.15亿元了,也就是最高估值1000亿的4%吧。

但是,就连这样估值的股权转让也进行不下去了,根据《股权转让协议》,华君实业应在双方签署后15个工作日内,将股权转让款项一次性支付到YANG HUAIJIN(杨怀进)或者其指定的账户中。但海润光伏第三季度报告显示,截至9月30日,该公司第一大股东仍为YANG HUAIJIN(杨怀进),持股数量并未改变。

很明显,股权转让的计划泡汤了。与此同时,为了保壳,根据12月26日晚间的公告,海润光伏拟转让AGRO等8家公司股权。这其中,AGRO、GV7、岳普湖海润、武威奥特斯维等四家公司为0元转让,这四家公司合计对外负债达10.81亿元。

在小债看来,海润光伏不仅恢复上市难度很大,恐怕连壳都要保不住了。

曾经风生水起的光伏大户,海润光伏成立于2004年,2012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是中国最大的晶硅太阳能电池生产企业之一,晶体硅一体化产能位居全球第七,国内前三,混到今天0元甩卖的地步,除了考虑光伏市场的政策因素外,也证实了一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海润光伏是亲手把自己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2、股东大玩资本游戏,一场设计好的阴谋

在2014年,受到一部分行业环境的影响,海润开始出现巨亏。也是在这时候,公司的大股东们已经不想好好经营企业转亏为盈了,而是各怀心思,玩起了资本游戏。

第一步是先发布了高转送的利好消息,拉升股价。2015年1月底,海润光伏发布公告,提议实施“每10股转增20股”的利润分配方案。当日,海润光伏就收获涨停板,股价报收于10.31元。

第二步大股东集体高位套现。高转送消息之后,海润光伏的前三大股东江苏紫金电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金电子)、江阴市九润管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润管业)和杨怀进旋即实施减持套现。紫金电子和九润管业宣布,自1月22日起未来12个月内通过协议转让、大宗交易、二级市场交易等方式将全部减持,而杨怀进宣布自2015年1月22日起未来12个月内减持股票数量不超过3453万股。

逾期债务36亿,昔日光伏巨头保壳难,no 作 no die

高转送期间海润光伏K线图

根据财联社的统计,在公布高送转方案后的短短四个月内,包括董事长杨怀进在内,公司各大股东套现金额高达35.6亿。

大股东脚底抹油疯狂套现,把灾难留给数十万的中小投资者。2014年9月底时,海润光伏的股东人数为3.31万人,到2015年3月底,12.68万人,至2018年3月底,其股东人数已高达24.19万人。海润光伏就这样一步一个圈,成功套住了24万散户。

在这场资本游戏中,海润光伏一边自己搭台,一边自己表演,用高大上的“高转送”显示自己的实力,股本惊人地扩张,结果证实是虚胖,就这样把股价和股民都忽悠瘸了。

股民们只看到了海润光伏的风光,却没有猜中这结局,如今终于不得已擦亮眼睛,才发现原来你是这样的“废柴”。

3、高层利益输送复杂,人心不足蛇吞象

有股权的选择套现,不能套现的就想尽办法为自己输送利益,毕竟苍蝇腿上也是肉。奄奄一息气若游丝的海润光伏没有躲过被蚕食这一劫。

曾经有知情人士爆料,海润光伏的管理层对公司进行“蚂蚁搬家”,原副总裁冯国梁从海润光伏辞职后创办的企业,不仅收购了来自海润光伏的三笔成熟项目,还与海润光伏发生大额业务往来。而在这些交易过程中,冯国梁的企业欠下海润光伏上亿资金。

根据调查,冯国梁辞职后,成立了一家名为江苏永能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永能新能源)的企业,他出资90%,是主要负责人。明眼人都知道这背后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

逾期债务36亿,昔日光伏巨头保壳难,no 作 no die

冯国梁与海润光伏关系图

据小债(ID:bondreview)的了解,冯国梁为海润光伏原董事长杨怀进的“徒弟”。在杨怀进加盟海润光伏后,曾任晶澳太阳能管理层的冯国梁辞职,跟随杨怀进加入海润光伏。

在光伏业内,杨怀进的地位举足轻重,有“光伏教父”之称。俗话说得好,跟对人走对路,冯国梁耳濡目染也能学到“师父”的一些本事。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但按照冯国梁这个操作套路,以后大概没人栽树了,我们都想乘凉。

海润光伏先是通过资本游戏套现获利,失去了投资者的信任,后是瓜分利益,慢慢蚕食,走到今天这一步,自救的希望已经很渺茫,重振当年雄风更是几乎不可能。

一家上市企业,在市场面临惊涛骇浪的时候不选择调整经营模式,创新思变,而是“脚底抹油”“吃老本”,再强大的生命力也终将走向暗淡,事有必至,理有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