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慢读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深夜慢读网 » 商户

小说:花魂sunny 一轮新月(山城小事)

重庆也无非这样,中国有嘻哈的选手GAI周延炒的大热的时候,z君说山城带着土气。但眼下正是大大小小的火锅店座无虚席的季节,网红城市靠空气传播着他独有的味道,这是一张名片,勾住了南来北往的旅客、食客和慕名而来的网友。重庆白天的风景比起晚上的夜景来少了一些视觉冲击,见诸报端的宣传照也大多是晚上的重庆。余秋雨说比天上的星星更迷人的是那万家灯火。余先生说的万家灯火我在深夜穿城而过的火车上体会过,那时还在雅安读大学本科,读书的时候心境好透明啊,一颗玻璃心住在象牙塔里面。你想一想用象牙堆一座巨大无比的塔,里面张灯结彩,有万家灯火,你是塔的主人,保管着人世间没有的珍奇(吐槽一下大学时候的小说家梦想)。时间来到农历2019春节前夕,我来重庆体验生活了。

北方有着北方的豪气,南方有着南方的委婉。我从草原边上来,塞上江南风景好,经济却有待振兴,我的工作地点从银川换到了重庆。离开了老领导,心里很郁闷,我是个俗人,这辈子喝得最开心的几回酒老领导都在场的。迎来了新领导,管理很严厉,办事雷厉风行,有美剧金装律师里面Harvey的气质,他的副手L君也让人想起了Mike Ross果然是一条战线的搭档啊。有人问我来了他们团队扮演谁呢?走一步看一步吧!(Mike是我的偶像)

 

 

来重庆先找兄弟聚一聚,最好的兄弟喊出来坐一坐。S君在我来跟他喝酒之前算一个好兄弟,现在我对他有深深的偏见了,这一个无话不说好兄弟也就变成了半个。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些难堪的事,让我积攒了一大波负能量。至今也只能靠拼命工作来缓解,这就是所谓的以毒攻毒,负负得正吧!他现在约我喝酒,我不大想去,那咱两就相爱相杀吧,我曾今无话不说的朋友,咱们以后相逢且说三分话,未可全掏一片心吧,S君?

而后便是我一个人的重庆,但那天晚上的鲜花和一轮新月是很值得一说到。花是送给初识的女孩子的,重庆的女娃人送外号辣妹子。但倘若这个故事要用辣妹子称呼接下来的女主角,那肯定读者会有点出戏。读者朋友们,我们用青青来称呼她吧。与她初识在火锅店,隔壁桌的女娃怎么那么像我们高中同学(一个学霸),我认为素面朝天挺好的啊,当面夸了她几句,献殷勤太早引起她怀疑我动机不纯。这是后来我们的聊天记录:“而且 我觉得你眼光特殊 我没化妆没洗脸还带个眼镜 关键我五天没洗头(抠鼻的表情)。”由此可见,形象管理是青青比较重视的,很不巧,我是个懒人,追求的是文字创造的精致而非衣着打扮上的精致。

这就有点难搞了,那怎么还能有好的故事结尾呢?有没有职场上的同龄人劝过你不要着急,不要把想进步,想升职加薪写在自己的脸上(我半个兄弟s君劝我的)。我就是这样一个一厢情愿的人啊,既然能认识就是缘分,为什么不和她快点朝好的方向发展呢?所以就有了后来的11朵粉红色玫瑰茶花,如果不是中意的人送的花,那么花是没有灵魂的(为了见面效果,好像是第一回进理发店洗头做造型,哈哈,我这该死的无力吐槽的精致)。确实那天晚上在她家楼下,一轮新月好清冷啊,气温好低啊,等不到人是最容易让人变老的吧。十分钟,三十分钟,一个小时。算了,进小区看看吧,运气好能遇到,青青说过住在火锅店后面,那就在后面的楼道里等吧。一个半小时,她还没出现,怎么啦,难道不是考验,是真的没空吗?以我直男的思维,只能说送礼物,都没说是花,想给对方一个惊喜的。好像女孩是真的不会出现了,算了。点一根烟,再等半个小时,结果只抽了半只就丢了,(不想身上有烟味)。又受饿又受冻,慢慢地走出了小区,打个出租车要去附近找熟人(也就那么一两个),一家茶坊的老板娘。捧着个花上车好不方便啊,上了车导航打开,司机说就在附近,善意地提醒我走路去茶坊。(好吧,谢谢老师,好人一生平安!)

 

 

茶坊的老板娘是第二眼把我认出来的,说好久没来了。等我把钱找够,天天来喝茶,这是我当时的内心独白。店里面比想象中冷清,还是老样子。老板娘余姐在跟人寒暄,我做在里面的雅间,把花小心翼翼放在靠过道的椅子上(第一次知道花里面有水,抱的时候放的时候都要端正),我坐在对面,手脚发酸,有阵子没锻炼身体了,抱着个花站两个小时有这么累吗?没有人找我寒暄,工作上的事情连续的苦干已经安排妥帖了,今天出来该不会带着坏心情回去吧?我在等青青在微信上回复我。盼望她来喝茶,把礼物收下。没吃晚饭,囫囵吞了几块小面包,余姐说这是茶前甜点,吃了对胃好。

半天没青青回信,情绪很悲伤,人有点绷不住了,低着头趴在茶桌上,一动不动缩起来的样子现在回想起来像极了乡下的刺猬(心里很堵,身体很疲惫,没吃饭一直想干呕,然后去了一趟洗手间收拾一下坏心情)。回到茶桌上继续有一杯每一杯的吞着棕色的茶水,茶叶是余姐推荐的云南红茶,第一回喝的时候味道香醇有回甘,这回却失去了滋味。微信好友山海(这是我亲兄弟,全心全意对我好的家人,拿我那半个职场兄弟S君来参照的话)来信息:“鹏哥,怎么样,是不是花没送出去?第一次送礼物非得弄得跟电影里面一样,很浪漫吗?”我一时无话“额……”“这样也好,有这样的经历,对你今后有帮助。别人没空硬是要见面,下回要别人把闺蜜带出来见面晓得不?”话说到我心里面了,沉重的心情变得轻快起来。我在感情的世界里的智商为零,无力吐槽。

看一看手表,10点钟。“老板,谢谢招待。我先走了,花放你店里吧,帮我保管一下。”“还早的嘛,我等你到11点钟下班”,确实是生意人,话说的让人宾至如归。“不了,花帮我保管好,放一晚上不会变坏吧。”

要不我帮你插起来,哦,下面有水,一晚上没问题,你朋友什么时候来拿。余姐认为我是用花来表白的,其实不是,简单的礼物和心意,但是容易让人误会。“应该明天或者后天。”也或者不会来了,还有半句话没对余姐说。我看她把花抱到靠墙的高椅上,转身就离开了,深呼一口气,一声叹息。脚步还是有些沉重,走了几秒钟,回过头一想,还是要和余姐交代一下,花的主人的事情。返回茶坊,余姐开始在打烊收拾东西了,“老板,要不你加她的微信,她好来拿。”“要的,你把她名片分享过来,跟她打好招呼。”两人拿出手机核对一下,我带着比较轻快的步伐离开了,心里好像释然了。

“没什么,女孩子约不出来很正常,你不要着急,什么都不要想了,早点回上班的地方休息。”山海在微信发来一段语音。

一心往轻轨站的方向赶怕误了末班车,也就忘了晚上没吃饭,肚子有点饿,掏出手机找了一直想看没看的电影(致命魔术:诺兰导演)。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