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慢读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深夜慢读网 » 综合

#Voice: “花椰菜米”被贴上“大米”标签,一些机构表示反对

#Voice: “花椰菜米”被贴上“大米”标签,一些机构表示反对
“称呼它为‘花椰菜米’,不会比叫‘被磨碎的花椰菜’更令人困惑吗?”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路易斯安纳州一项法案禁止厂商在非大米产品上贴上“大米”标签,该法案正迅速通过州立法机构,若法案通过,颇受欢迎的“花椰菜米饭”继续使用该名字就会违法。

“花椰菜米”跟大米没关系,实际上是经磨碎、切碎或搅拌器处理后的花椰菜细颗粒,因其低碳水化合物、与米饭近似的做法,包装后放上超市货架(可能和大米摆在一起),在消费者中受欢迎起来。

这类食品通常表现得比主流食品更健康、环保,名字取得几乎一样,以替代品姿态变得富竞争力。

这让传统农业组织紧张。“人们在杂货店买了一袋花椰菜米回家,以为它真能做成米饭,这难道还不够令人困惑吗,为什么不能叫作’被磨碎的花椰菜’?”组织者指责道。他们限制竞争对手的呼吁初有成效。据 Vox 报道,3 月美国阿肯色州一项类似法案被批准通过,该州的水稻生产量远超过其他任何地区。

#Voice: “花椰菜米”被贴上“大米”标签,一些机构表示反对

品牌商 Green Giant,包装上写着“素菜米饭——花椰菜”。

#Voice: “花椰菜米”被贴上“大米”标签,一些机构表示反对#Voice: “花椰菜米”被贴上“大米”标签,一些机构表示反对

与此同时,农业委员会的人将这类现象视为消费者保护问题,试图让替代性肉类、牛奶和大米的斗争成为权利问题。路易斯安纳州参议员及农业委员会主席 Francis Thompson 对《华尔街日报》说,他将与农民团体会面,然后就水稻、乳制品和肉类标签问题集体性提出法案,以确保消费者不会对这类产品感到困惑。

此前有关素食肉类标签的法案,2 月已在内布拉斯加州由一位素食主义者民主党议员提出过。她对《纽约时报》表示,当她在超市里听见两名女性就 Beyond Meat 汉堡(100%全植物成分的肉类替代品)讨论起里面是否含有真肉、因为它看起来像在“流血”时,就下定决心要推出更严厉的标签法规。

同样的问题早前发生在奶制品行业。由杏仁、燕麦或大豆制成的植物性牛奶替代品,曾被牛奶制造商阻止其在包装上使用“牛奶”(milk)这一词,但显然他们失败了。

“杏仁生产得出牛奶吗?”密西西比州的共和党议员 Bill Pigott 曾问《纽约时报》,“不单是假冒牛奶,假冒肉就像科幻小说里实验室生产出的食物令我感到担忧。”目前美国十几个州已在游说、敦促下陆续引入限制肉类标签的法案。

但制造这类替代品食物的公司不这么想,他们认为消费者完全清楚自己的选择,更多人是为故意寻找“时兴”、“健康”的主流食物替代品。比如越来越多人转向用甜菜来替代白糖。2018 年尼尔森一份报告提到,“超级食品变得越发受欢迎,它们在产品包装上大放异彩,因为消费者的确正在寻找它们。”

VOX 专栏记者 Rachel Sugar 此前在一篇有关“花椰菜如何一步步占领你的厨房”的文章里认为,此刻花椰菜享有地位,这要归功于人们“对白面包的妖魔化”、“对碳水化合物日益复杂的心绪”,以及低碳水化合物与无碳水化物在食物界的兴起。

趋势就如同美国人越来越沉迷植物蛋白质风潮——蛋白质奶昔,蛋白质能量棒一样,食物一直在变化,而食品行业只会不断寻求将其转化为其他样式的新办法。

题图来自 FOODISM360onUnsplash。